暴风“生死局”:风雨过后没有彩虹

编辑:2018-07-16本文由  bj456 发布 联系该网友
热度:   ℃
文章简介:一个债务缠身,在家深刻对话两小时,用9000字对暴风的危机进行了复盘与反思;一个荣耀加身,在港交所鸣钟上市,用八年的时间带领小米开启了新的篇章。在7月9日下午5时,暴风集团订阅号

一个债务缠身,在家深刻对话两小时,用9000字对暴风的危机进行了复盘与反思;一个荣耀加身,在港交所鸣钟上市,用八年的时间带领小米开启了新的篇章。

在7月9日下午5时,暴风集团订阅号发布一篇名为《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的文章,作为暴风集团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冯鑫,对其个人及暴风集团当前处境进行了一场问答,甚至大胆预测暴风TV“今年可能达到二三十亿,且2019年可进入盈利期。”

在外界还没来得及对此事作出深度解读的时候,7月10日晚间,深交所向暴风发来了一封《关于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冯鑫的关注函》,对冯鑫有关业务预测、对近期股份冻结等6大问题进行了质问。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资本市场向来是只讲原则不讲情面,故事讲得再好,也挽救不了暴风跌跌不休的股价,招致而来的只有深交所无情的问询。

深交所深夜六问冯鑫 暴风深陷资金困局

7月6日,暴风集团公告显示,冯鑫所持有的暴风集团部分股份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冻结股数为3,271,296股,冻结开始日期2018年6月26日,冻结到期日期2021年6月25日,本次冻结占其所持股份比例4.65%,占公司总股本的 0.99%。

暴风集团对此回应道:此次司法冻结事项目前不存在被冻结股份被强制过户的风险,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也不会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产生直接影响。

这一回应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深交所要求暴风集团对于“冯鑫股份冻结原因”、“冻结股份不存在强制过户的风险理由”、“冯鑫是否存在类似的债务、担保或诉讼情况”,“冯鑫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存在高比例质押情形,请具体说明质押融资资金的使用时间、具体用途以及可回收可变现期限”、“结合冯鑫个人履约能力说明公司是否存在控股权变更风险”等进行详细说明。

在暴风订阅号发布的文章中,据冯鑫透露,中信资本是暴风魔镜的一个股东,在投资魔镜时,其要求在2020年底前要求并购或上市的条款,如果魔镜没有在规定时间内达成,则由冯鑫承担资金保本和回购责任。

2016年1月8日,暴风集团旗下暴风魔镜进行第二轮融资,中信资本以8000万元获得了5.834%的股份。

“中信资本在2017年提出撤资,可能的原因是对VR行业和整体经济形势的判断。属于提前提出退出和撤资要求,按理说投资人在没有符合条款规定的情况下提出提早撤资,从法律上来讲未见得我们是站不住脚的。”冯鑫说。

据冯鑫称,当时为避免法律争议,避免给上市公司造成负面的影响和股民的恐慌,答应了投资人的要求提前撤资。当时的投资额在8000万左右,已经还了5000万,到现在还剩下4000万(含利息1000万)。因为拿不出这么多现金,导致了现在司法冻结股票的状况。

事实上,中信资本与暴风集团曾多次合作,关系一度很密切。2015年12月3日,暴风集团曾公告称拟与中信资本、平安信托、北京淳信奋进等机构共同投资6.84亿元成立并购基金。如今,对方却以冯鑫所持暴风集团部分股份为财产保全对象进行冻结,资本市场永远是利益至上。

跟据暴风2018年一季报显示,一季度末,冯鑫质持有有限售条件的股份数量为7023万股,其中质押股份数为5934万,质押比例为84.38%,两个月后,质押股票总数急速上升到95.35%。

这意味着冯鑫持有的暴风集团100%股权要么被质押,要么被冻结,一直靠质押融资的冯鑫或已无股权可押,而冯鑫所质押的股权平仓价格在10元-12元之间,截至7月12日,暴风股价为13.05元。

投资顾问韩东良称:“控股股东已经把所持股票的95.35%的股票进行了质押,并延期回购,表明资金面紧张,之前乐视网的控股股东也几乎全部质押了所持股份。”

对此次债务风险,冯鑫称不会传递给暴风,“对暴风的影响也很有限,对我自己的风险还是蛮大的。” 尽管如此,资本市场的反应却很诚实,7月9日暴风集团快速跌停,封住跌停板。

无论是中信资本基于整体经济形势的判断提前撤资还是冻结冯鑫所持股份,资本市场都在透露着一个信号,暴风集团业务出现问题,资金状况十分紧张。

上市不易融资受挫,暴风雨后没有彩虹

“暴风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上市三年时间,由于我和团队在这方面零经验,能力也很差,所以没有完成任何一次的融资和并购。这直接导致了暴风上市后,最有价值的能力完全没有被释放。”冯鑫称。

巧合的是,暴风集团融资过程跟它的上市之路一样坎坷。

2012年暴风递交A股上市申请,却赶上了中国证监会史上最长的一次IPO停止审批,暴风上市计划被迫暂停。

“整整停了两三年,我们不能做任何资本动作,还要保证财务报表,这使我们的投入各方面都束手束脚的。”冯鑫称。

到2015年3月24日,暴风终于成功在A股上市,之后曾以连续28个涨停成为当年中国股市当之无愧的“妖股”,股价最高涨至123.84元,市值一度飙升至369亿左右,那是暴风上市三年来最辉煌的时刻。

彼时,初次尝到资本市场巨大甜头的冯鑫手握资金,大刀阔斧的带着暴风走上了“生态”的道路,一度把自己的业务铺的遍地开花。

从2015年的“DT大娱乐”联邦生态战略,到2016年,暴风将战略目标具象为“N421”,以“PC、手机、电视和VR”四块屏幕为获取用户的核心平台。

暴风的口号喊得越来越响亮,业务方面却毫无起色还持续亏损。随着市场热度逐渐冷却并趋于理性,暴风股价持续走低,暴风面临严峻的资金短缺问题,资金链现金流频频被曝状况堪忧。

6月5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将在10个交易日内推出通过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通道再融资不超过5000万元的增资计划,募集资金将用于投资互联网视频用户服务支持系统项目,这是目前外界已知的暴风集团方面最新一次融资。

而5月9日,暴风集团曾向证监会申请撤回一笔18.42亿元的再融资申请。仅仅过去一个月,暴风融资额便急速缩水18个亿,这不得不让外界猜测暴风资金陷入困局,5000万迷你融资是资金短缺急需回血的无奈之举。

这种“小额快速融资”审批程序简单,证监会自受理日起15个工作日内需作出核准或者不予核准的决定。

提起暴风撤回的18.42亿元再融资申请,就要追溯到2016年8月26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将在A股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0亿元。主要用于互联网娱乐综合平台项目和DT平台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上。

彼时,证监会再融资门槛提升,政策监管趋严,这笔融资一直没得到证监会批复。到2017年1月暴风集团将募资金额降低至18.42亿元,直到2018年5月暴风集团申请撤回募资申请,这笔融资终以失败告终。

“我们已经做了一些改变和努力。在过去一年内更换了CFO、董秘和券商,重新搭建整个团队,把上市公司应有的并购和融资通道重新打通。”虽然冯鑫称在融资上暴风重新搭建了团队,但是暴风的资金状况依旧堪忧。

2018年5月,深交所针对暴风集团2017年报公布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为负4.93亿元,且已经连续两年为负,发出了问函询。2016年暴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负1.76亿元,2018年一季报显示暴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金额为负2936.82万元。

除了现金流持续负增长,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暴风集团速动口径的短期偿债缺口已高达9亿元。

投资顾问罗嘉全称:“从财务报表来看,暴风的货币资金越来越少,近三年的账面资金仅为15年的四分之一,说明公司的资金非常紧张。暴风上市后的资产虽然增长近两倍,但是整体公司的货币资金和存货周转并没有好转,反而恶化,说明公司整体的经营风险非常大。”